股指配资歡迎您的到来!

國家副中心博弈進入白熱化:天津已上報方案
  “副中心”,它不是空穴来風,而是各方正在讨論博弈之中的未来之星。上证報記者從多個渠道獲悉,京津冀協同發展,要着眼于疏解非首都的核心功能,“副中心”的趨向由此而生,當然也引来北京周邊各個城市之間的競争。一時間傳聞四起,先是保定,再是北京通州,現在又是天津武清和寶坻……近日,記者獲悉,天津有關部門正研究推动天津武清、寶坻作为承接北京疏解非首都核心功能的區域,天津的想法是打造“國家行政副中心”。
  
  上证報解到,高層已经定調,北京要疏解非首都核心功能。这就決定了必然有一個區域會成为北京周邊最大的衛星城——副中心。
  
  對此,包括國家發改委、北京、天津、河北省諸多地市都已经清楚地認识到这一點,特别是北京周邊的城市,都有意在这個新的城市群模式下使自己成为“副中心”。
  
  “副中心”誰說了算
  
  “在下一步的京津冀一體化過程中,北京作为经濟圈内最大的经濟載體,産业及资源的外遷是大勢所趨。北京在‘十二五’規劃中明确提出,将逐步推动一般制造业向市外轉移。由此可見,北京市對于産业外遷有着較为明确的目标。”中國指數研究院常务副院長黃瑜向上证報記者表示。
  
  但是,“誰是真正的‘副中心’,不是由誰說了算的。隻有管理、服务等各個方面做得好了,自然而然就會成为整個京津冀城市群除北京之外的副中心了。”中國经濟體制改革研究會産业改革與企业發展委員會常务副會長廖明說。
  
  在他看来,确立“副中心”的原則隻能是“政府引導,市場決定”。由誰做“副中心”,不能是由政府指定,隻能是京津冀各個利益相關方, 坐下来讨論商量。
  
  “首先,京津冀三方應建聯席會議制度。”廖明說,“这聯席會議上,讓各個利益相關方充分地讨論商量,究竟由誰作‘副中心’。當然,这個過程之中,肯定會有博弈,这也是很正常的。”廖明說。
  
  當然,各個地方政府也可以主动作为,“例如天津或河北石家莊,主动開辟出一個區域,推出一些優惠政策,吸引承接北京疏解非首都核心功能的産业。”廖明說。
  
  多城市“趕大早”
  
  目前,百舸争流争做“副中心”的局面已经非常明顯。記者注意到,僅僅是河北省内,就多达保定、廊坊等6座城市争當首都副中心,其中有媒體稱保定因所謂“政治副中心”的計劃,打亂整個河北省内的規劃而出局。
  
  “目前各利益主體仍處于博弈階段。在3月底河北推出規劃意見後,北京于4月初重申發展通州城市副中心即可窺見一斑。”黃瑜說,“我們認为,北京産业的外遷将是有選擇性、有次序的。從北京角度出發,高耗能、技術要求低、人口密集型的企业,以及批發市場等低端商业、服务业将是外遷的首選。”
  
  她向上证報表示,北京有着3個國家級開發區、16個市級開發區以及若幹産业基地,預計産业的外遷也将有一部分将進入北京市現有的産业園區。
  
  此外,“近期有消息稱,德州、大同等4個城市也将加入京津冀一體化發展戰略,可以看出,北京産业的轉移事關整個北方地區,天津、河北并未處于北京産业轉移的絕對主導地位。”黃瑜說。
  
  值得關注的是,天津也正研究推动天津武清、寶坻作为承接北京疏解非首都核心功能的區域。天津有關部門計劃,積極承接首都功能轉移,加強武清、寶坻規劃建設,完善基礎設施,重點發展電子商务、現代物流、科技創新等産业,并已上報“建設國家行政副中心的方案”。
  
  近日,天津市委書記孫春蘭、市長黃興國在寶坻檢查工作時也表示,寶坻區要在京津冀協同發展中發揮橋頭堡作用,充分發揮區位優勢,打造成为京津冀城市群的重要支點。
  
  誰更有優勢
  
  分析人士指出,天津本身作为直轄市,其资源較河北諸地市明顯優越。因此,天津作为北京副中心的趨勢或更受各方認可,無論如何这都對于天津各個産业的發展均是利好。
  
  材料顯示,1982年,北京在《北京城市建設總體規劃方案》中首次提出“首都圈”的概念,當時“首都圈”由兩個圈層組成:内圈是北京、天津兩市和河北省的唐山、廊坊和秦皇島三市;外圈則包括河北的承德、張家口、保定和滄州。
  
  而且,“京津冀差異顯著,北京、天津以絕對優勢領先。”黃瑜告訴記者,京津冀地區北京、天津表現最为突出,與河北各市拉開較大差距。數據顯示,北京、天津2013年人均GDP均超過9萬元,而河北省除唐山接近8萬元外,其他城市主要在4萬元上下波动,甚至有兩個城市不足2.5萬元。北京2013年城鎮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超過4萬元,天津在3萬元以上,河北各市集中在2萬5千元和2萬元兩大區間,雖然省内差距不大,但較京津兩地相差明顯。
  
  另外,跨區域交通方面天津優勢互補也很明顯。目前京津冀地區已有京津城際、京石客专、津秦高鐵、京滬高鐵等高鐵線路,京津、京石、津唐、津秦、津滄等主要城市間,均能實現1小時左右直达,形成“1小時都市圈”,2014年天津濱海機場已實現在北京南站值機。
  
  “2013年11月,天津市寶坻區人民政府與中關村科技園區管委會、中關村發展集團簽署了戰略合作框架協議,此舉被認为是京津冀産业一體化的重大突破。”黃瑜說。
  
  可以看出,天津、河北期望的高端制造业、高新技術産业從北京整體遷出的可能性相對較小,更多的将是采取聯合運營、互補承接的形式。
  
  但是,“相較于有着港口及産业资源積累的直轄市天津,河北省的经濟發展對北京産业輸入的依賴性更为強烈。”黃瑜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