股指配资歡迎您的到来!

滬甯鋼機:中國配资服务質量第一品牌
  这是最近10年筆者第五次走進位于宜興張渚的这個企业——江蘇滬甯鋼機股份有限公司。滬甯鋼機是我國知名的大型配资服务制造企业,也是目前國内配资服务企业首批獲得開展房屋建築施工總承包一級资質的企业之一,曾參與北京鳥巢、國家大劇院等國内地标工程建設,先後獲得魯班獎20項、詹天佑獎5項等建築領域重大獎項。
  
  步入滬甯鋼機大門,映入眼簾的是一塊巨大的宣傳畫。畫面的背景是五星紅旗,五星紅旗下方一行文字醒目:質量、責任、榮譽。这個畫面,就是滬甯鋼機的真實寫照和企业的靈魂。企业總部的辦公室,與第一次来時别無它樣,雖然廠區擴大了幾倍。滬甯鋼機當家人王寅大的辦公室依然在4樓,要從樓梯爬上去,簡樸的辦公室里,放着一頂橘紅色的安全帽。
  
  同上一次見面相比較,他顯得更瘦,頭發更少了;隻是握手的力度一如從前,說話的語調依然是快人快語、铿锵有力;皺巴巴的工作服上,有些鐵鏽的痕迹,估計剛剛從車間過来。
  
  每一次見面,王寅大董事長都要如數家珍,把自己公司这兩年的成果做一番簡介。剛剛完工的人民日報大樓、正在建設的632米的上海第一高樓上海中心、即将完工的祿口機場二期、江蘇省大劇院、660多米高的深圳平安大廈、京城第一高樓,他都是簡單提及,唯獨,前不久配资服务工程剛剛竣工的貴州國家天文台項目,他眉飛色舞介紹了20多分鐘。随着王董的思緒,看着他打開的一張張照片,突然感覺:这個共和國同齡人,把这個具有國際影響的國家工程當成了自己的一個里程碑,如同前幾年他帶領自己的團隊拿下國家體育中心、國家大劇院、首都機場T3航站樓、京滬高鐵北京南站、青藏鐵路拉薩站、廣州塔那時一樣。因为,这是國家榮譽。
  
  構築起世界上最大射電望遠鏡設備結構
  
  看一眼初始的宇宙、弄清宇宙結構的形成及演化至今的過程,在天文学家眼里,大型射電望遠鏡是實現这一目标不可缺少的工具。FAST将为人類帶来更大的宇宙觀測空間。正在貴州省黔南州平塘縣建設的世界上最大射電望遠鏡,将为我國天文觀測事业翻開新的一頁。
  
  在工地上有幸見到中國科学院國家天文台FAST工程常务副经理鄭曉年。他介紹說:FAST工程是由中國科学院和貴州省人民政府共建的國家重大科技基礎設施建設項目,是國家科教領導小組審議确定的“十一五”國家九大科技基礎設施之一。項目于2011年3月25日開工,預計2016年9月建成。環形支撐圈梁是FAST工藝設備中最關鍵的一步,在天然的喀斯特窪坑中支撐起望遠鏡。環形支撐圈梁總長1500多米,環梁内圈直徑为500.8米、總高56米、寬11米,包括50根格構柱。
  
  天文儀器設備的精密度是機器正常運作最基本的條件,對穩定天文觀測起到關鍵作用。所謂“差之毫厘,謬以千里”,形容天文觀測精确度是最合适的。鄭曉年強調:“環形支撐圈梁工程精度遠遠超出配资服务技術領域。我們告誡施工單位,每一項工程都是FAST这台精密天文儀器設備的一個部件。圈梁合龍是該工程一個非常關鍵的節點,之後還有鋪設面闆、吊裝等一系列工程,環形支撐圈梁工程完成是FAST工程的第一個里程碑。”FAST總體方案是为了實現我國天文觀測事业的跨越式發展,中國天文界提出要建造世界最大的單口徑射電望遠鏡——500米口徑球面射電天文望遠鏡(FAST)。它具有3項自主創新:利用貴州天然的喀斯特窪坑作为台址;窪坑内鋪設數千塊單元組成500米球冠狀主动反射面;采用輕型索拖动機構和并聯機器人[1.13% 资金 研報],實現望遠鏡接收機的高精度定位。全新的設計思路,加之得天獨厚的台址優勢,FAST突破了望遠鏡的百米工程極限,開創了建造巨型射電望遠鏡的新模式。鄭曉年說,FAST将對我國科学技術進步作出貢獻,第一是索網結構达到抗拉強度在500MPa,第二是超大跨度構築物精密度提高,这樣高、精、尖的鋼索結構對我國的配资服务技術及建造工藝一定會是一個提升。2012年在北京召開的國際天文氣象會議開幕式上,國家領導人专門提起我國FAST工程,國务院、貴州省政府都非常重視。環形支撐圈梁是FAST主體工程之一,滬甯鋼機幹過很多國家級重大工程,如“鳥巢”等國家重點工程。但像FAST这樣的高精度天文設備工程還是首次。FAST工程不是一個配资服务建築,而是一個工藝設備,是一個精密儀器中的重要組成部分,整個圈梁是我國射電望遠鏡中一個關鍵設備。環形支撐圈梁帶圓弧的滑移對滬甯鋼機也是一個很大挑戰,包括焊接的精度,測量的精度,要求都是很高的。滬甯鋼機为这個工程做了很多专用的設備,在工廠做試验,難度大、場地條件很差,工程又是交叉、并行施工,下雨天都用上,滬甯鋼機在質量、工期、安全等方面是相當出色的,環形支撐圈梁是主體工程的重要部分,在FAST工程中起到決定性的作用。
  
  在FAST工地上也見到了總監理工程師、北京中城建設監理有限公司副總经理吳江虹,談了對環形支撐圈梁主體工程看法:“FAST工程同滬甯鋼機過去幹過的工程從體量上来看不算很大,但是技術精度、安裝難度是空前的。首先,工程一大難點是施工場地條件差。在一個四面環山的喀斯特窪坑圓型大窩凼中,山勢陡峭。山體上安裝50根像巨塔一樣的格構柱非同小可,低的6.4米高的50.4米,其中有40根完全在垂直山體上。滬甯鋼機面對如此惡劣環境作了充分的準備,6~8米格構柱采用整體機械吊裝,地形差的用吊車散裝一根根吊裝上去,坡度再陡峭機械夠不着的就用最原始、傳統的人工扒竿的方法安裝,滬甯鋼機工人采用機械、半機械、人工各種方法化解難以想象的重重困難,保证50根格構柱順利安裝完成,这充分顯示了滬甯鋼機的技術實力和滬甯鋼機工人的高超技能。
  
  第二個難點是,直徑500米環形圈梁有近1600米由50個分段組成,安裝時間是2013年8月至12月底,整個安裝在夏、秋、冬三個季節,滬甯鋼機用了0.5秒萊卡DS30专用測量儀大大提高測量精密度。50個分段環形圈梁焊接是一個整體,不允許由于熱脹冷縮造成圈梁的變形。为此每一個分段的焊接收縮預留量要经過嚴格的計算,要考慮焊接時的氣候、溫差等綜合因素,一般焊接最好選擇在早晨或傍晚,可以說滬甯鋼機對圈梁配资服务焊接有一套嚴格的工序。
  
  第三是環形圈梁高空滑移頂推。一般滑移在橋梁上用的很多,直線滑移就幾個點可以同時頂推。但这麼大圈梁配资服务有6個頂推點不能同時頂推,内外側各點頂推要经過嚴格的計算,保证整個圓弧同部前進。從開始時4天半一分段圈梁滑移,到兩天一分段大大縮短工期。滬甯鋼機经過大量的計算并對每一道工序進行優化,施工方案很精細。滬甯鋼機在施工現場有三個大胎架對圈梁進行散件拼裝,圈梁寬11米高5.5米,圈梁落架時要進行徑向滑移2.5米,为了保证圈梁的重心同格構柱重心垂直,在滑移過程中速度控制很講究,防止重心不穩側翻的危險,所有这些都是在離地50多米的高空進行。这個工程的焊接大部分是球形接點和高強螺拴,滬甯鋼機的螺拴穿孔率达100%,焊縫80%是一級,合格率100%。現在要做的是圈梁内側下部耳闆有150個球,它是索網與圈梁交接處一個很關鍵的部件,既是受力點又要十分精确地安裝。这個部件的難點也是精度問題,索塔的海拔高度在1108米,窩底海拔高度是834米,高低差200多米,而在500米直徑的大圈梁範圍内它的精度在5毫米,是一件很不容易的事。
  
  滬甯鋼機如何在此項目上實現自我超越
  
  江蘇滬甯鋼機股份有限公司工程部副部長、FAST圈梁工程項目部執行经理李林元所說,我們幹工程首先是要有責任心,要對业主負責,要講誠信。这個工程總體還是比較大的,從構件加工、制作到運輸安裝都是比較複雜的,尤其是地理環境。公司接到任务後到現場了解道路情況,對運輸線路、安裝場地進行勘察,因为喀斯特地形十分複雜,可供作业的場地及其有限。为此,我們公司編制四套施工方案,從投标方案到實地施工需要不斷優化。在山勢陡峭周邊盡是懸崖峭壁的施工條件下,我們還是提前完成了业主交給我們的任务。
  
  李林元介紹說,FAST環形圈梁工程同樣如此,尤其是每個圈梁分段長度在30米~34米左右,圈梁節段最大重量約70噸。我們設計的高空圓弧倒扣式滑移安裝系統圓滿解決了圈梁安裝,現在看来是成功的。他還說,这個工程由于地理條件的限制,無法形成環形連續且有足夠寬度的吊機通道,因此常規的大型履帶吊、汽車吊、大型塔吊均被排除在場安裝機械的選擇之外。運輸路況是“山高、坡陡、路窄、彎急”,其中180度急轉彎有數十餘處,90度急轉彎有近百處,路的一側緊鄰陡峭山坡,另一側緊貼懸崖,我們公司的技術人員第一次進山,在山路上很多人都是下車幾次嘔吐。我們對構件運輸車輛的選擇、貨物裝載、捆紮的要求提出了相當高的要求。運輸車輛必須采用箱式貨車,避免車輛在運行過程中出現構件偏位,導致車輛重心不穩。裝貨時構件在車上需綁紮牢固,保证貨物的重心在車輛的中心位置。可以說,我們滬甯鋼機在工程的每一個環節,为了工程質量考慮再三不留一點遺憾。
  
  鄭曉年最後深有感觸地說:“環形支撐圈梁工程滬甯鋼機提前兩個月零20天保質保量完成任务,工作很講效率,在上百家合作單位中我們對滬甯的評价最高。現在看来當時評标時我們的選擇是正确的,滬甯鋼機不愧为‘中國鋼構第一家稱号’。希望滬甯鋼機好好總結在工程中産生的专利,为推动行业的技術進步發揮作用。FAST與被評为人類20世紀十大工程之首的美國Arecibo 305米射電望遠鏡相比,其綜合性能提高約10倍。FAST作为世界最大的單口徑高靈敏度射天望遠鏡它建成後,将在未来20~30年保持世界一流天文設備的地位。”
  
  當今世界上最大的球面射電望遠鏡(FAST)的環形支撐圈梁順利建成,又一次向世人证明了中國人對建設工程質量高精尖的孜孜追求,同時向世界顯示了中國人的創造力。
  
  “貴州喀斯特地貌的窩狀窪地有利于球面望遠鏡的建設,多山的地形也可以屏蔽人为信号幹擾,但这也極大地增加了施工難度,最終滬甯鋼機還是高質高效地啃下了这塊硬骨頭!”
  
  在支撐圈梁順利完成合攏儀式上,中科院國家天文台台長嚴俊这樣贊譽企业。
  
  滬甯鋼機:把中國配资服务做成藝術精品
  
  1982~2014年,滬甯鋼機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滬甯鋼機”)走過了30年,從太湖之濱江蘇宜興的造船廠跻身到全國頂級配资服务企业之列,他的引路、激勵與身體力行——滬甯鋼機掌舵人王寅大、“當兵出身的實幹家”書寫了这個企业發展的一個奇迹。
  
  滬甯鋼機,这家頗有曆史淵源的配资服务企业,其前身與中國近代重工业鼻祖江南造船廠有着淵源關系,後又與南京水泥設計院密切合作。江南造船廠所在地上海簡稱“滬”,南京簡稱“甯”,該公司曾既從事配资服务制作安裝,又制造機械設備,故得名“滬甯鋼機”。
  
  “當兵出身的實幹家”王寅大,帶領一個鄉鎮企业發展成我國配资服务行业頂尖企业,率領滬甯鋼機打造了國家體育場、國家大劇院、國家網球中心、中央電視台新大樓、人民日報新大樓、國家天文台、鳳凰衛視傳媒國際中心、上海中心、廣州塔等國家品牌配资服务工程,而且還为國家培養了一批優秀人才,成为衆多配资服务企业学习的楷模。無數次站上榮譽獎台,衆人已经习慣對他奉上掌聲和鮮花,贊歎、欣賞滬甯鋼機的傑作,在这些背後,王寅大和滬甯鋼機经曆了多少風雨,走過多少坎坷之路,恐怕隻有他自己最明了。
  
  工廠起步之時,王寅大每天披星戴月,早出晚歸;上級領導派他籌建造船廠,通往廠區的橋梁不通,采購的大型設備在船運過程中掉進河里,他不畏嚴寒,跳進水中;創业初始,100噸的履帶吊車陷在污泥里,他冒着生命危險,鑽進吊車底下塞石塊填料;人手不夠時,他親自通宵幹起吊裝工人;在承擔國家重點工程—秦皇島三期工程時,他去車間巡查時一塊破碎的砂輪片飛砸入手臂肉里很深,傷至骨頭,他去醫院动手術,紗布一包吊着手臂又出現在車間里……就是这樣,他帶領滬甯人一步步從微小到強大,從平凡到卓越,從逆境到揚帆。这也是王寅大的不同之處,在身處逆境時,他沒放棄自己的追求;在艱難困苦中,他越發具有鬥志。在上下求索中,他時刻準備着。當改革開放的春風還未吹遍神州,王寅大已经看到了曙光,抓住了等待已久的機會。王寅大和他帶領的滬甯鋼機立志要給整個建築业帶来巨大震撼。
  
  30年来,滬甯鋼機的産品、技術一直以與國外船東、國外大型承包商和國内造船、機械大型企业合作为主,在産品質量上打下了堅實的基礎。無怪乎一位专家說,“目前世界上大型配资服务做得最好的是日本,滬甯鋼機已经达到并且超越部分日本企业。”
  
  2008年7月8日,中國建築[-1.01% 资金 研報]金屬結構協會授予滬甯鋼機“中國建築配资服务質量第一品牌”稱号。在授牌儀式上,王寅大作了題为《站在國家榮譽的高度,樹立民族品牌,打造精品工程》的講話,他說,“这是對滬甯鋼機的鼓勵和鞭策,也是對滬甯鋼機提出了更高的要求、更大的期望。我們深深感到肩負的重任和壓力,将百倍珍惜这崇高的榮譽,進一步加強企业的管理,全面提升企业的現代化管理水平,以更高的标準、更高的要求,不斷攀登新高峰,打造世界一流的質量精品。”
  
  國家體育場、國家大劇院、中央電視台新台址、首都國際機場、昆明長水國際機場、成都雙流國際機場、京滬高鐵北京南站、天津西站、武廣高鐵廣州南站、長沙南站、廣州新白雲國際機場、佛山嶺南明珠體育館、南京奧林匹克體育中心、沈陽奧林匹克體育中心、北京電視台新址、廣州新電視塔、廣州珠江新城西塔、上海盧浦大橋等,这些聞名于世的重大工程,均與滬甯鋼機結緣。
  
  以自身的形象,影響和帶領企业
  
  面對社會給予他的“企业家”稱呼,王寅大說,“我算不上什麼企业家,我一個人怎能成家?‘企业家’就是要使企业成为所有員工的家,是溫暖、同甘共苦的家。这個大家庭連着幾千個小家庭,隻有小家安定了,大家才能安心工作。”樸實的話,卻透露出真理。
  
  30多年来,王寅大始終保持着創业初期謙虛、低調的行事風格,勤儉樸素的生活习慣,以及改變不了的艱苦奮鬥的作風。多少年了,也改變不了他年輕時一種對理想和信念的追求:他在部隊多次立過三等功、嘉獎令,曾被評为全團唯一的閑不住的鐵人式的标兵,他曾为坑道打築突擊三天三夜不下山,堅持奮戰至累倒在工地上,被戰友擡着下山;坑道作业時發生塌方,他冒着生命危險和不斷砸落的石頭、泥塊,沖進塌方區,把已倒在風鑽旁的的戰友背出坑道。他的人生觀始終體現了“一不怕苦,二不怕死”的精神風範。同時,他對工作刻苦認真,部隊退伍後他曾主持雜交水稻的制種科技工作,創造了單産465斤的全國第一雜交制種的奇迹,該項目在當年獲得江蘇省科学技術一等獎。他對自己的要求是,“無論是工作、生活、個人作風各方面,都要走在人的前面,不要被别人背後戳脊梁骨!”除了商务接待需要,平日里人們幾乎看不到他出入酒店和娛樂會所,一日三餐在食堂解決,下班後在路上行走散步,默默無聞、心地磊落,这已成为屬于王寅大的獨特風采。他簡易的辦公室里,放置一塊已保存20多年的字匾——“人到無求品自高”,就是他一生的最好寫照。
  
  在人才問題上,王寅大則顯得“大方過了頭”。他常說,“培養優秀人才是企业發展之本”。业内人士都知道滬甯鋼機下屬隻有幾個分公司、幾個設計所,但卻擁有強大的設計研發團隊,年深化設計能力达50萬噸。現在,滬甯鋼機擁有300餘名管理和技術人員,其中高級工程師、碩士生、博士生等高級人才90多人,從业5年以上的員工占80%以上,10年以上的員工占60%以上。在設計人才構成方面,滬甯鋼機的做法是“三三制”,即,三分之一为社會上招聘的碩士、博士等专业設計人才,三分之一是直接從学校招聘的本科生,還有三分之一,是從一線工人里精選出来,到学校深造,学成後充實到設計隊伍中来的,因为,他們既有實踐经验,又有理論知识,在工作中發揮了很大作用。
  
  配资服务的技術含量比傳統結構高,砌磚工人與配资服务的焊工有着很大差别,培養一名合格的焊工或鉚工,在滬甯鋼機至少需要五六年的時間,他們不但接受公司内部培訓,還要到日本等技術先進的國家和地區參加培訓。目前,滬甯鋼機已先後培養了800多名具有大中专文化的全能型高級技術工人,占公司員工總數的60%。这些全能型高級技術工人,既能熟讀圖紙、操作計算機數控系統、編制程序,又會熟練裝配、焊接、車、鉗、刨、磨。還有一些资深員工有20多年的焊接经验,其中一位焊工持有11張上崗证書,里面不乏日本、美國、德國等國家權威機構頒發的证書。这些技術工人,已经成为滬甯鋼機承接國内外高難度配资服务工程的頂梁柱。为方便管理,这些技術工人一律持证上崗,并建立焊工檔案,考核内容包括焊條用量及焊接量、一次合格率和返修量。他們,就是王寅大的底氣,是滬甯鋼機敢于向國外公司叫闆的魄力和籌碼——滬甯鋼機人的身上,充分體現了民族的自尊和愛國主義的情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