股指配资歡迎您的到来!

曹妃甸再演大招商:逐一建檔北京外遷産业項目
  去年5月,曹妃甸确立了“一二三産业并舉、大中小項目齊上,引资引智引技相結合、央企名企外企一起抓”的招商策略。在此後一年時間,曹妃甸着力尋找并對接北京産业轉移的項目。截至2013年年底,已有19家中央企业和北京企业落戶曹妃甸,投资規模1446億元。
  
  “我們組織了60人的专业隊伍,分成四組,把北京可能外遷轉移的産业、項目逐一走訪并建立檔案。通過摸排、走訪400多個産业項目,我們做到心中有底,也取得了一定的成效。”曹妃甸區副區長、工业區管委會副主任張貴寶稱,目前有4家中關村企业在曹妃甸落地,還有10家在洽談之中,有的合作協議已经簽署。
  
  記者在實地探訪中發現,由于發展曆经波折,諸多基礎設施尚待完善,以及競争者的出現,曹妃甸的港口優勢似乎還有待加強和挖掘。
  
  “一二三産业并舉、
  
  大中小項目齊上”
  
  曹妃甸距唐山市中心80公里,離北京220公里,到天津120公里,系國家級经濟技術開發區。從2003年開始基礎建設,到2009年金融危機沖擊下的逆勢擴張,再到2013年因资金面緊張部分項目被迫停工,曹妃甸,这個曾经的“河北省一号工程”,已幾经起伏。
  
  從唐山火車站到曹妃甸港,惟一的公共交通工具是大巴,一個半小時的行程,票价32元。
  
  “剛来曹妃甸的時候,我們從来沒有擔心過樓下的停車位,但今年以来,工业區的人口逐漸增多,許多住戶也都開始買車,如今的停車位都成了問題。”當地一位居民这樣談論曹妃甸的熱度。
  
  在京津冀一體化建設背景下,曹妃甸正在着力尋找北京的産业轉移項目。
  
  面對早報記者提出的采訪要求,曹妃甸區委宣傳部的工作人員稱:“招商局的領導都在外忙招商,我們也很難聯系到對方。”
  
  2013年5月,曹妃甸确立了“一二三産业并舉、大中小項目齊上,引资引智引技相結合、央企名企外企一起抓”的招商策略。截至2013年年底,已有19家中央企业和北京企业落戶曹妃甸,投资規模1446億元。
  
  曹妃甸區副區長、工业區管委會副主任張貴寶稱,“我們組織了60人的专业隊伍,分成四組,把北京可能外遷轉移的産业、項目逐一走訪并建立檔案。通過摸排、走訪400多家的産业項目,我們做到心中有底,也取得了一定的成效。”他表示,目前有4家中關村企业在曹妃甸落地,還有10家在洽談之中,有的合作協議已经簽署。
  
  一知情人士表示,曹妃甸招商并非十分艱難,“去年韓國浦項鋼鐵計劃在中國建廠,曹妃甸憑借自身的资源與運輸優勢,成为了其心儀的落戶地,但由于河北地區鋼鐵産能過剩,因此該項目最終落地重慶。”
  
  該人士稱,投资規模類似浦項的項目對曹妃甸来說并不少見。
  
  “當初海清源選擇入駐曹妃甸,主要就是看中了國家對曹妃甸的扶持力度。”唐山曹妃甸海清源科技有限公司副總经理劉福順告訴早報記者,将海水變为淡水向北京供應,能夠大大緩解京津地區的用水壓力。
  
  此外,首鋼二期項目所依托的河北鋼鐵結構調整方案已经上報;華潤電力一期項目于2009年7月并網運行,二期項目的環評報告已经上報。
  
  部分當地官員認为,曹妃甸自身的港口、土地等方面優勢,在承接産业轉移、先進技術引進、才智交流等方面将與京冀開展全方位的對接合作,争取更多的大型央企和知名民企投资曹妃甸。
  
  一座大橋的爛尾風波
  
  而就在一年之前,外界對曹妃甸的評价中,還時常引入“爛尾”等詞彙。
  
  曹妃甸为一帶狀沙島,相傳唐太宗東征時,一随行的曹姓妃子安葬于此,故建曹妃殿以紀念。因“殿”與“甸”同音,漸有曹妃甸之稱。因为區位優勢,曹妃甸一直被視为承接北京産业轉移的一個目的地。
  
  2012年7月,经國务院批準設立,曹妃甸成为唐山的市轄區,面積为1943平方公里。其中,曹妃甸工业區作为開發建設的主戰場,規劃面積为380平方公里(陸域310平方公里、水域70平方公里),此時的曹妃甸與當初荒涼小島相比已發展擴張近百倍。
  
  “10年之前,曹妃甸僅是渤海灣一個名不見经傳的帶狀荒涼沙島,漲潮時候的面積不足4平方公里,其真正的開發建設開始于2003年。”
  
  據當地人稱,2003開始的三年間,曹妃甸的建設集中在通港路上,由于是先填海後造路,難度和時間跨度都很大。
  
  而後,随着曹妃甸填海造地工程的展開,一些企业便開始搬遷入駐于此。2005年曹妃甸以首鋼搬遷为标志,拉開了首都功能疏解的大幕。此後的2007年,首鋼京唐公司正式開工建設,成为入駐曹妃甸最早的大型企业。
  
  不過,这座号稱河北经濟第一增長極的港口小城,發展并非一帆風順。
  
  2009年,在全球金融危機的餘波沖擊下,剛完成基礎建設不久的曹妃甸,在大舉産业招商階段迎来第一個危機。彼時,不少媒體報道中均提及,當地政府對于産业規劃的“高大上”取向,一度導致諸多項目旁落天津。在項目拉动力不足之際,曹妃甸一度遭遇債务危機的質疑。
  
  2013年,曹妃甸部分項目再次因资金問題被迫停工。譬如,唐山灣生态城(編注:曹妃甸工业區的配套城區)重要的在建基礎交通設施——灤曹大橋。
  
  “其實大家沒有必要糾結于这麼一座橋,这或是别有用心的人唱衰曹妃甸的一個噱頭,灤曹大橋在今年年底就能夠竣工通車。”曹妃甸區委相關人士現在如此回應。
  
  據早報記者了解,唐山灣生态城人工河大橋(灤曹大橋)2010年開工之初由曹妃甸生态城投资集團投资建設,葛洲壩集團股份有限公司承建,施工合同价为5798萬元,但建設中途由于资金等方面問題,工程于2011年5月停工,完工時工程投资2695萬元。2014年1月,灤曹大橋重新啟动,由唐山灣生态城城市建設管理有限公司投资建設,北京城建道橋建設集團有限公司承建。
  
  早報記者近日看到的景象是,目前大橋的20個橋墩已经建成,最中間的橋墩部分開始了橋面的基礎建設,大橋南面的輔橋部分也已经開工。
  
  而對于“債务危機”,唐山市曹妃甸區人民政府金融工作辦公室主任郝柏林3月曾對媒體稱,2013年曹妃甸的發展并沒有停滞,還維持了一個适度的發展,“2013年我們完成了140.9億元的融资總額。”
  
  據郝柏林介紹,曹妃甸融资的速度遠低于發展與建設速度,因此资金始終處在緊張的狀态下。“目前曹妃甸的債务總量为390.6億元,按照貸款合同約定,到2024年貸款全部到期,共計産生貸款利息101.2億元,兩項合計需要還本付息491.8億元。根據分年度资金收支測算情況,國家開發銀行評估結果是,2016年曹妃甸的負債可达到平衡。”在此之前,郝柏林曾對媒體一再表示:“我們沒有一筆不良资産。”
  
  2013年,曹妃甸共實施億元以上項目170個,總投资2500億元,當年完成投资額650億元。
  
  惟一的“百貨大樓”
  
  與兩所大学
  
  相比这些巨額投资數據,當地一些生意人對曹妃甸投资熱度的感受似乎并不明顯。
  
  “来到曹妃甸快兩年了,感覺这里的發展的确有些慢。”家住“三加”位置、和老公一起從北京来曹妃甸做餐飲生意的劉姓女老闆說。
  
  曹妃甸每填海造地一公里,當地人稱之为“一加”。從大巴車駛下高速進入曹妃甸區開始为“零加”,一直延伸到曹妃甸最南端的礦石碼頭三期“十八加”。曹妃甸工业區管委會和曹妃甸醫院就坐落在“三加”位置,因此这里也成为了曹妃甸工业區最繁華的地區。
  
  “一層樓的小型綜合超市是曹妃甸这里惟一的‘百貨大樓’,生活用品方面的供應并不齊全,若需進行全方位的購物,需到工业區周邊的唐海縣城。”劉女士稱。
  
  在被問及是否定居曹妃甸時,劉女士說:“我們在这里已经買房,現在回想有些後悔,畢竟我們不是本地人。總要工作穩定了才會考慮定居,但如今看来,是否定居還要看曹妃甸今後的發展狀況。”
  
  劉女士說,这兩年的餐飲生意不好做,“曹妃甸的人口不多,雖然今年以来人口較之前增加不少,但这里交通不便,工业區里基本找不到正規的出租車,再加上配套的基礎設施也不完善,能有多少人願意来呢?”
  
  “这里的餐飲酒店基本上都在虧損,我們還算虧損面較小的一家。”她無奈地搖了搖頭。
  
  一名李姓打工者還提到,曹妃甸醫院的资源較为有限,許多科室條件并不完善。“傷風感冒等小毛病一般也不會去醫院,而如鼻炎等問題就得到唐海縣城的醫院或唐山市醫院去治療。”
  
  曾按照二級甲等醫院标準規劃建設、占地面積5萬平方米、總投资3.8億元的曹妃甸工人醫院,位于“三加”中山路與華安道交叉口的東北側。
  
  早報記者近日看到,該醫院主樓已经閑置,幾塊舊木闆遮擋着主樓一樓一面已经破碎的玻璃牆面,一條兩層長廊連接着主樓和東側輔樓,長廊的一層已被藍色的建築施工圍擋圈起,二層時而有護士對外探頭張望。據了解,目前曹妃甸工人醫院僅東側體檢樓正常運營對外開放。
  
  與曹妃甸工人醫院一街之隔,位于“三加”中山路與華安道交叉口西北側的曹妃甸臨港商务區實验学校,目前在校学生約160人。據了解,該学校有小学部和中学部,中学部目前尚未招生。
  
  除此之外,曹妃甸還計劃引入兩所高校。其中,規劃占地1644畝的唐山工业職业技術学院正在建設。目前教学樓、圖書行政樓以及学生公寓都已封頂,施工方正進行着樓體内外裝修、校園内道路及配套設施的建設。
  
  施工現場的一位負責人說,項目工期要求在今年9月前完工,教学樓主樓進展順利,但其他設施建設進展較慢,“據說該学校今年就将投入使用,但我看有點懸。”
  
  早報記者拿到的一份文件顯示,唐山工业職业技術学院預計于2014年7月完成建設,而另一所高校——河北聯合大学也将于2015年秋季完成建設。
  
  将兩所大学遷入唐山灣生态城,考量之一可能是拉动服务业。至少當地的生意人这麼看,兩所大学搬遷至此,生态城的入住師生就能达到7萬人。
  
  目前,技術、文化創意産业、健康醫療、養老以及南部的旅遊等服务産业,正是生态城招商的重點項目。
  
  “不要在單一時間點孤立地觀察曹妃甸,这里太大了,要感受其變化需要在一個較長的時間段里去觀察。”曹妃甸區委一名人士如是說。
  
  如何承接北京功能疏解
  
  曹妃甸的前景究竟如何?在京津冀一體化建設背景下,似乎很難馬上得出結論。
  
  2014年2月,《關于設立曹妃甸自由貿易試验區的請示》提交至國务院。2014年全國“兩會”期間,河北高層提出京津冀自貿區的建議,建議将天津自貿區和曹妃甸自貿區,打包進京津冀自貿區中。
  
  但對这一提議,天津方面一直未作正面回應。外界觀點普遍認为,天津和廣東将成为中國自貿區第二梯隊中僅有的兩名成員。
  
  此後的4月,曹妃甸遞交的自貿區方案已批轉至商务部等相關部委,目前正在就方案進行具體研究
  
  複旦大学经濟学院副院長孫立堅在接受早報記者采訪時認为,目前看,曹妃甸申請自貿區,最需要的就是做差異化。在其看来,通過審批呼聲較高的是天津自貿區和粵港澳等自貿區,因为它們有着非常鮮明的特色。
  
  在孫立堅看来,北京的城市功能将逐漸外移,進而擴大到包括曹妃甸在内的河北等地區。“我認为,在北京的城市功能往河北地區延伸的過程中,首先應注重河北當地的城市化進程,加大城市化的建設,而非簡單的造城運动。隻有待城市化發展到一定程度,副都的功能及産业競争力布局全部到位,才能夠承擔起疏解北京城市功能的作用。”
  
  值得一提的是,早幾年率先遷入曹妃甸的首鋼,一度遭遇連續4年虧損的尴尬。
  
  2005年,首鋼搬離北京遷入河北唐山曹妃甸後,在當地成立了京唐公司,成为首鋼旗下的重要分公司。2010年6月,首鋼京唐鋼鐵廠一期主體工程竣工投産。然而,京唐公司成立之後便開始出現虧損。據報道,2009年、2010年、2011年,京唐公司分别淨虧損5.3億元、31.37億元、51.41億元,“加之2012年的虧損,該公司2009-2012年期間虧損超過100億元”。
  
  對此,首鋼京唐公司黨委宣傳部副部長王明江告訴早報記者,近年来京唐公司的态勢正有所好轉,但近期公司的财务數據不便對外披露。
  
  有分析人士曾指出,首鋼搬離北京之初,由于内部意見反複不一,使得首鋼搬遷失去了最佳的機遇期;而首鋼搬遷到曹妃甸後,重新建設的资金更是遠超出之前預算;再加之首鋼員工安置等一系列問題,在一定程度上影響了首鋼业务的發展。
  
  需要指出的是,在首都功能承接的这杯羹中,曹妃甸還有大量競食者。其中,廊坊、保定都是強有力的競争對手。
  
  今年5月,央視國際報道稱,北京新機場将落地永定河北岸,即規劃在北京市大興區榆垡鎮、禮賢鎮和河北省廊坊市廣陽區之間。根據報告書,新機場可研上報項目的總投资高达860多億元,其中機場工程總投资为799.87億元。
  
  由此看来,未来打造承接北京産业轉移的重要基地,曹妃甸的港口優勢似乎還有待挖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