股指配资歡迎您的到来!

杭鋼股份搬遷進入倒計時 鋼企搬遷全球無成功先例
  近期,杭州市政府公布的的一份大氣治污計劃中,杭鋼股份赫然在列,在此計劃中,政府首次曝光了杭鋼股份的搬遷最後期限,計劃要求杭鋼股份在2017年底之前完成搬遷。
  
  而杭鋼股份也發布公告证明此事。公告稱将積極做好城市鋼廠遷建前期準備工作,同時公司表示工廠遷建項目方案需经國家有關部門核準,目前尚未正式上報遷建方案,也沒有明确的時間表。
  
  對于此次搬遷,杭鋼股份相關負責人對《证券日報》記者表示:“主要由于環境治理問題所致。”
  
  多重壓力 搬遷塵埃落定
  
  其實,早在2012年就有傳聞杭鋼股份要搬遷,當年6月份,時任環保部副部長張力軍一行前往杭鋼股份檢查指導工作。當時張力軍指出,杭鋼股份要制定一個搬遷工作時間表,提前做好搬遷方案、環評等各項前期準備工作,同時要做好員工的思想穩定工作。但是,由于搬遷将涉及资金、人員安置、新産能的選址、搬遷産能的審批等問題,杭鋼股份的搬遷一直沒有實質性進展。
  
  杭鋼股份廠區搬遷一事再次被關注源于5月21日杭州市政府公布《杭州市大氣污染防治行动計劃(2014年-2017年)》,其中提出到2017年,杭州市空氣質量總體改善,重污染天氣數量較大幅度減少;全市可吸入顆粒物(PM10)濃度比2012年下降10%以上;全市細顆粒物(PM2.5)濃度比2013年下降26%以上。
  
  为了完成目标,該《計劃》部署了未来4年杭州大氣治污的“十項重點措施表”,其中,要求杭州鋼鐵集團2017年前完成搬遷工作。这也意味着曆時兩年之久的杭鋼搬遷計劃,終于闆上釘釘了。
  
  對此,蘭格鋼鐵網分析師張琳在接受《证券日報》記者采訪時表示:“杭鋼搬遷落實在情理之中,首先杭鋼所的经濟效益不樂觀;其次,杭州是國家旅遊城市,環保是頭等大事,这給了杭鋼很大壓力。近幾年國家對環保要求逐漸嚴格,而杭鋼其實沒有多餘的资金繼續投入在環保治理上。多重壓力促成了杭鋼搬遷。”
  
  據杭鋼股份今年一季度報顯示,公司一季度實現營业收入40.32億元,同比去年減少6.56%,淨利潤为虧損1592.78萬元,同比去年減少158.03%,经營狀況不樂觀。
  
  搬遷傷筋动骨 未来不被看好
  
  對于杭鋼搬遷的未来前景,冶金工业经濟發展研究中心副主任劉海民向記者表示:“放大到世界範圍来看,除了中國外,别的國家沒有鋼廠搬遷的先例,如果深究的話隻有在18世紀美國一個鋼廠搬遷,但是當時是因为勞工問題導致,并不具備代表性。目前中國那些已经搬遷的鋼廠,基本上都是虧損,这主要是因为鋼廠搬遷所涉及的問題很多而且很複雜。首先,搬遷和重建是兩碼事,而國内鋼企的搬遷,其實就是棄掉重建,原来那些設備拆掉後是不能再利用了,而重建一個鋼廠所需要的成本是很大的;其次,衆所周知中國鋼鐵産能過剩,如果杭鋼生産出的鋼鐵具備競争力可以另當别論,但是杭鋼明顯不具備这個實力。”
  
  對此,張琳也持相同觀點:“新建‘巢穴’,第一要投资。對鋼鐵业来說,可說是巨资;第二,恰逢市場弱時,搬遷的遠景規劃跟現實需求差距太大,很有可能全盤皆輸。以首鋼为例,它們技術優良而且曆史人才積澱良好,但是搬到華北鋼鐵重鎮後,巨額投资又遇鋼鐵‘熊市’,成本回籠都困難重重,所以经濟效益也一直不太理想。第三,涉及到員工安置問題,这也是關鍵問題,如果是異地安置,很多職工會不會随着鋼廠遷移還是未知,而那些不願意離開的職工的安置所需要的资金也不少。”
  
  記者了解到,重慶鋼鐵曾有過搬遷的先例,2012年重慶鋼鐵将核心産區遷往長壽開發區,但由于當時搬遷過程中新建廠區投资額度巨大,重鋼集團承擔了新廠區的主要投资任务。建成之後,重慶鋼鐵以169.37億元向重鋼集團收購新廠區相關资産,而老廠區由于環保搬遷造成的固定资産減損額为23億元。
  
  對于國内鋼企的搬遷,有业内人士表示,未来還會有更多的建在省會城市的鋼企會陸續搬遷,“杭鋼、石鋼、南鋼、馬鋼等这些鋼企,将来都逃脫不了搬遷的命運,因为未来的中心城區是不允許有鋼鐵企业的,在國内鋼鐵行业不景氣的大環境下,鋼企現在怎麼走,将来會去哪,現在還是很難确定的。每個鋼企都有自己的難處,经營瓶頸各自不同。”
  
  劉海民在評价鋼企搬遷時向記者意味深長的表示:“搬遷了以後要繼續做鋼鐵,還是轉投别的産业,如果堅持做鋼鐵的産业,是否能夠在行业的大背景下繼續下去,这都是需要慎重考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