股指配资歡迎您的到来!

國新辦吹風産能過剩:2030年不再突出
  “國务院發展研究中心在2013年曾對3545家企业進行調研。其中,67.7%的企业認为,要消化目前的過剩産能需要3年時間,其中認为需要5年及以上占到22.7%。”5月22日,國新辦舉行吹風會上,中國社會科学院工业经濟研究所所長黃群慧透露。
  
  化解過剩産能已经成为當前和今後相當長的時間轉變经濟增長方式和推進産业結構調整的工作重點。
  
  这一工作重點何時能完成?
  
  國务院發展研究中心宏觀经濟研究部研究員張立群認为,體制機制、政策環境會伴随改革的推進不斷加以完善。過剩産能的相對水平會趨于下降,但是不會完全消失。
  
  黃群慧則預測,到2030年,我國才可能實現從“工业大國”到“工业強國”的轉變。實現“工业強國”後,至少可以認为産能過剩不再是一個突出問題。
  
  在談及本輪化解産能過剩的緊迫性和必要性時,黃群慧認为,外因看,當前我國面臨的産能過剩是以國際金融危機不斷深化和新工业革命和發达國家的再工业化为背景。这一背景下,化解産能過剩的國際環境十分嚴峻:外需不振;新工业革命和發达國家的再工业化壓縮了我國長期以来以低勞动力成本为主的競争優勢空間;内因看,我國经曆了30多年的经濟高速增長,中國工业化進程步入後期階段,我國潛在经濟增長率下降,試圖等待经濟形勢複蘇後依靠快速经濟增長来化解産能過剩的可能性已很小。此外,形成産能過剩的體制性原因沒有得到根本消除,经濟發展方式亟待轉變,特别是部分地方政府的不當介入,使産能過剩超出了市場競争的正常範圍。
  
  上述原因也構成了我國當前所面臨的産能過剩新特點。
  
  在化解過剩産能的過程中,面臨着尋找替代行业、解決失业人口再就业、化解債务風險等問題,其中,不可忽視的是地方政府的政績考核與地方保護主義觀念的所帶来的負面效應。
  
  對此,黃群慧認为,目前可以說,從上到下觀念一致、制度建設有積極變化:過去理論界普遍認为,各地方政府的相互競争是促進中國经濟快速增長包括活力的重要原因,但現在,轉而更加重視经濟增長質量,地方政府與中央政府已经形成共识;其次在制度上建設上出現新變化,現在把化解産能過剩这一條列入了組織部門考核領導的标準之中。
  
  伴随我國工业化階段進入後期,産业結構發生變化,鋼鐵行业面臨拐點。化解産能過剩的産业中,鋼鐵业極具代表性。
  
  黃群慧談到,既尊重市場配置资源的決定性作用,又要有效發揮政府的作用:因政府做得不到位而産生的問題,需進一步的到位;政府的手段也在改進,通過制定标準、産业政策来引導産业結構升級的方向、化解産能過剩。
  
  對于在壓縮鋼鐵産能的過程中可能所出現的債务風險,黃群慧向《第一财经日報》記者表示:“在具體操作過程中,如果形成普遍性問題,政府應該會有一些指導意見。”